乐峰新闻>旅游>华闻传媒“与狼共舞”这三年

华闻传媒“与狼共舞”这三年

2019-11-15 17:42:43 | 作者:匿名
阅读量:3750

摘要:而就在不久前,由中天金融集团与洲际国际酒店管理集团联手打造的中天智选假日酒店也正式启动试营业,晴隆县历史上首家国际品牌酒店华丽绽放。据中天智选假日酒店负责人严旭介绍,像罗梅花这样来自三宝彝族乡的易地扶

“复兴系统”打雷已经一年多了,中国新闻媒体仍然没有走出复兴系统的阴影。

9月24日,文华媒体(000793.sz)宣布,其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国光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光资产)直接持有的1.63亿股股份已被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并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金融法院(两次)和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占8.2%

眼神交流显示国光资产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国广播国际和平财富控股有限公司,各持有其控股公司国光环球传媒50%的股份,而国光资产的法定代表人是朱金陵。

眼神交流显示,在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的两个月内,国光资产被法院三次列为不诚实的被执行人。今年以来,国光资产已申请执行10次,其中6次来自财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次来自中信建投证券。根据以往相关报告和股权质押数据,前者是复兴集团的主要债权人,后者是国光资产的股权质押方。

长期以来,国有媒体一直是中国新闻媒体资本竞争的焦点。中国国际广播电台50%的股份不可动摇,但剩下的50%已经转手好几次了。从“中国新闻部”到“复兴部”,再到“大丰部”,各方的首都都会唱出我的心声,轮流通过间接持股控制中国新闻媒体。

李良村的狼

所谓复兴系统是指以上海复兴工业集团为首的资本运营集团。核心人物是傅二代朱一栋,祖籍江苏阜宁李良村。朱一栋的父亲朱冠成白手起家创办富宁稀土工业有限公司,退休后将家族企业移交给儿子朱一栋。然而,朱冠成从未想过,作为加拿大归国人员的儿子,他不想像以前那样投身于工业,而是想成为华尔街的狼。

2011年,朱一栋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上海复兴金融控股集团,接下来的几年,通过直接设立或注册,他控股了85家企业,参与了2489家公司,涵盖专业技术服务、医药、医疗、软件、信息技术等行业。还设立了四只私募股权基金,即仪陇财富、西昌投资、鱼台投资和怡彩兴。自2012年以来,复兴集团通过四只私募股权基金发行了158种产品,募集资金240亿元。据媒体报道,这些基金产品大多是短期为6个月至1年的股票投资产品。介绍材料中显示的投资目标是复兴部控制的企业。许多投资者购买了短命基金,因为他们认为“逃跑”很方便,因此陷入了复兴庞氏骗局。

2016年下半年,朱一栋通过复星集团通过运营商李微微筹集的资金,在78家证券公司开立了600个账户。他通过账户间的当日交易和公布的好消息操纵大连电瓷的股价,获利6亿元。

2018年6月,朱一栋失业,两个月后因大量复兴私募基金产品逾期而被捕。多项罪名的综合处罚导致朱一栋因通过内部发行交易操纵大连电瓷股价而被禁止上市三年,交易员李微微被终身禁止上市。9月30日,包括朱一栋及其妹妹朱金华、复兴集团副总裁王源、王永生、曹赵晋在内的7人因集资诈骗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正式逮捕。据了解,集资诈骗的最高刑罚是无期徒刑,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最高刑罚是十年。

据《新京报》此前的实地调查,国光资产的法定代表人朱金陵是朱一栋的表弟。

与狼共舞

从年利润只有几千万的燃气公司到拥有《证券时报》独家经营权的媒体大亨,是文华部门改变了文华媒体的命运,而复兴部门窃取了改革的成果。

年文传媒1997年作为第一股天然气上市时,该公司也被称为海南民生天然气,其股份简称为天然气股份。主要为海南省城市燃气管道建设提供服务。从1997年到2005年,它的净利润只有4100万到955万元。

上海新华新闻投资有限公司和广联(南宁)投资有限公司于2000年投资燃气股份,并于当年成为10大股东之一。“文华部门”的核心人物王政担任副主席兼总裁,《人民日报》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燃气公司于2006年开始向媒体行业转型。受行业内实际控制人的影响,公司获得《证券时报》独家授权30年,期间可经营《证券时报》的商业广告、金融信息咨询与规划、设计与制作、代理出版等相关业务。此外,通过其子公司招商局传媒(China Merchants Media),拥有《招商局日报》、《新文化日报》等媒体的广告、发行和印刷的独家代理权。同年,该股更名为“中国新闻传媒”。

这三家媒体的经营权在2006年给中国新闻媒体带来了8.95亿元的收入,当时中国新闻媒体实现了3.23元的营业利润,是上一财年净利润的六倍多。此后,中国新闻媒体先后获得了《招商局早报》、《重庆时报》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内频道的独家经营权。媒体业务年收入一度达到近30亿元。

不幸的是,好时光并不长。朱一栋2016年进入二级市场时,看到了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是大连电瓷,另一家是文华传媒。

2016年11月,与朱一栋表弟朱金陵合作的空壳公司兴顺文化(xingshun culture)作为法人,在无锡金正源联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两个月后,以5.26亿元收购了国光控股50%的股份,并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一同被列为文华媒体的实际控制人。

2016年12月,朱金陵和大连电瓷案例运营商李微微加入国光资产董事会,接替文华部门的王政。一个月后,三名复兴成员朱金陵、朱亮、王源和新顺文化主管薛国庆加入了文华媒体董事会。

复星公司取得实际控制权的那一年,文华传媒一年内对复星公司投资近17亿元,其中13.3亿元已于2018年核销。

2017年2月,中国新闻媒体向基层网络投资1亿元,其法定代表人金仲高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于2018年10月被捕。此前,基层网络被质疑为复兴的p2p组织。

2017年5月,文华媒体对湖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3.63亿元,复兴集团间接持有后者11%的股份。

2017年9月,文华传媒在义乌宓尚创业投资中心投资3.33亿元,福兴集团间接持股48%。然而,投资一年后,文华媒体发现义乌宓尚创业投资中心尚未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文华媒体于2018年10月向海南省公安厅报道,总投资3.33亿元为减值准备。

2017年11月,文华媒体投资10亿元,股东国光资产成立海南国文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基金,获得该基金49.975%的股权,相应的基金资产价值为20.1亿元。该基金用于购买常州恒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债权资产包,截至2018年底,国文基金总资产仅为1856.7万元,文华媒体证实温温旅游基金亏损9.9亿元。

2018年7月,朱一栋失去工会但未被捕后不到一个月,文华媒体在海南注册了30家投资公司。年报显示,这些子公司没有产生任何收入或支出,这让人们非常好奇。中国新闻媒体一口气“吹这么多喇叭”的目的是什么?

2018年9月,朱一栋和复兴家族核心成员被监禁后,中国新闻媒体持有的与其相关的股份也被公安局冻结。其中包括文华传媒通过其子公司山南文华持有的1.7亿股东海证券、深爱湾网络持有的1017万股以及湖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10%股份,到目前为止,这些股份尚未解冻。

路在哪里?

2018年7月11日,国光资产再次更换实际控制人。这一次,孙景龙和他的“大丰部”通过和平财富控股(Peace Wealth Holding)从朱金陵的兴顺文化手中接过了文华媒体的实际控制权。然而,它在11月被移交给荣哲。目前,和龙哲联仍是文华传媒的实际控制人之一。

尽管复兴部不再控制中国新闻媒体,但复兴部在中国新闻媒体中仍有残余。根据最新的财务报告,常州许勤投资中心实际上是中国新闻媒体的前十大股东,通过前海开源基金持有中国新闻媒体8.14%的股份。

据眼部调查,持有常州许勤投资中心80%股份的大股东徐振华是上海复兴足球俱乐部的法人兼执行董事,该俱乐部100%归复兴实业所有。实际控制人是复兴部门的朱一栋。

撇开公司股权纠纷的问题不谈,即使中国新闻传媒回到中国新闻部手中,中国新闻传媒的未来也不容乐观。媒体业务一直是中国新闻媒体的收入来源。时代传媒旗下的《证券时报》在利润贡献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特别是2016年至2017年中国新闻媒体的媒体业务收入开始下降时,利润依然稳定,贡献率一度接近50%。

然而,2019年上半年,中国新闻媒体宣布,已以6.97亿元人民币将其在泰晤士报媒体的所有股份转让给《证券时报》。交易导致股权投资损失359.12万元,这也标志着中国新闻媒体不再是《证券时报》的唯一运营商。

此外,中国新闻传媒在放弃核心媒体业务的同时,还终止了动画业务和房地产业务,削减了广告业务,并转移了旗下所有子公司的美好视觉文化、漫威文化和Yedeli。

从子公司的构成来看,文华媒体准备将其未来押在象棋、纸牌游戏和汽车联网上。2018年4月,中国新闻媒体宣布将以2.9亿元现金收购迈友互动51%的股权,比账面净资产值溢价134.4%,产生1.6亿元商誉。今年7月,中国新闻媒体以现金支付16.7亿元购买了车胤智能科技60%的股份。该价格相当于当时账面净资产值3.2亿元,估计价值为27.8亿元。溢价775.9%,商誉15亿元。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年文传媒在2014年宣称扩张业务时,还以10.9亿元、5.9亿元、2亿元和3.6亿元的溢价收购了棕榈科电视、邦福软件、尤曼文化和史静文化的股份。然而,四年后的2018年,中国新闻媒体以其子公司业绩下滑为由,一口气将伊通易通的所有商誉连同其他10家子公司的商誉一并上调,导致资产减值20亿元。

对中国新闻媒体来说,这真的是一场商业转型还是另一场资本游戏?

本文来源于卡特彼勒金融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pk拾 吉林十一选五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w88优德 彩票开户网